艺术

当前位置:3522.com > 艺术 > 陆蓉之:“天才少年”话别策展场

陆蓉之:“天才少年”话别策展场

来源:http://www.4sports-uk.com 作者:3522.com 时间:2019-08-31 03:56

图片 1

图片 25月12日,在意大利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艺术永生——传统”展区,一位参观者站在参展作品前。第57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于5月13日正式向公众开放,持续至11月26日。(资料图片)

陆蓉之

在西方语境中,“curator(策展人)”作为职业,最早主要是指16世纪以来随着私人博物馆的兴起而出现的,在馆内负责藏品研究、保管和陈列的专职人员。上世纪60年代,策展人作为一种现代意义的职业形态开始出现在艺术圈,追溯其鼻祖,是曾连任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的瑞士人哈拉德·塞曼。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陆蓉之从美国洛杉矶出道从事策展工作,第一次遇到有策展人的国际展,思考了两晚,首次将“curator”译为中文“策展人”,“策展人”这个词开始在华语艺术圈出现。

策展高人:与时俱进 坚持自己的选择

几十年来,“策展人”一词伴随着艺术学术的百家争鸣、艺术市场的顿挫抑扬,成为艺术领域的权力核心,而其名词定义,却包裹着批评家、理论家、联络人、组织者、出资人、经理人、销售者等诸多泛化外延,显得含混暧昧。其实对于“策展人究竟要干什么”的讨论,或许从这个词的诞生起就注定伴随,因为一场好展览的体量、内容以及辐射的能量,要求策展人本身的综合跨界素质。

此前的生活,不论是创作、经商还是策展,陆蓉之都是身处国外,但在周游世界40余年后,她选择回到台湾。2005年夏天,她与上海当代艺术馆龚明光主席相遇,并决心帮助他打造这家民营当代艺术馆。陆蓉之以过去从未存在过的“创意总监”名义正式加入。2007年,她又被邀请到北京月亮河,做月亮河当代艺术馆馆长。

近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发布了新一轮“青年策展人计划”的“进化版”招募书,并走出上海,进行北京、广州、杭州等多个城市的宣讲;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国际艺术与创意活动策划高级人才培训”正在举办;今年4月,由中国文联文艺研修院主办的“视觉艺术策展人高级研修班”也在北京开班;而在3月,文化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2017年全国美术馆青年策展人扶持计划的通知》,继上一年度后第二次向全国美术馆界推出扶持青年策展人计划……青年策展人拥有了更多上升的通道,中国的策展人也从“野生自由”的状态,开始受到更多稳定的支持。

策展人奔波于世界各地的不稳定生活,使陆蓉之没有时间陪伴家人,于是在63岁这年,她选择了 “退休”。为了结束策展生涯,陆蓉之计划了一个庞大的展览,在2011年威尼斯双年展推出。作为告别之作,《未来通行证——从亚洲到全球》展于2011年 12月巡回到荷兰鹿特丹世界艺术馆,今年5月抵达台湾,上个月是它的最后一站——北京今日美术馆,这同时意味着陆蓉之从此不会再参与策展工作。

没有策展人,艺术会怎样

记者:就这样不做策展了,会有遗憾吗?

让我们回到现代意义策展人的摇篮——威尼斯双年展。多年来,威双展保持着每届由不同策展人主导的模式,因此也呈现出可能截然不同的展览状态。中国馆亮相威尼斯双年展已经12年,每一次都带着国内艺术圈的大量关注。2017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策展人邱志杰,策划了一场名为“代代相传”的展览,以回应总策展人克莉丝汀-玛赛尔提出的“艺术永生”的总主题。在当下声光电大行其道的艺术现状中,策展人出其不意地选择皮影、刺绣这些被常人冠以“中国传统手工艺术”前缀的艺术形式,与当代艺术家进行相互串联,使得这场展览同样引发争论。争论内容不止艺术本身。如在全球化时代,艺术是否要区分国别?在后全球化时代,中国艺术又应有怎样的姿态?“传统手工艺术”能否走上世界当代艺术的台面?威双展究竟是艺术殿堂,还是策展人、艺术家的名利场?

陆蓉之:从策划生涯退休,留下的最大遗憾是我一直想在中国策划一个大型的草间弥生作品展,还有比如计划在艺术馆做李安的展览,至今也没实现,因为实在想不出如何做李安电影的展览,一个不可以用道具或相片的视觉展。还有就是我喜欢做跨界展览,梦想着把Lady Gaga邀请来中国的艺术馆做展览。

这场争论在陆蓉之的“没有到过现场就没有评判权”声音下,画上休止符。诚然,或许作品可以看图片,理念可以读文字,而一场展览的评判确实需要置身其中的时空体验,其好坏暂且不论。正如邱志杰说的,“展览是最近300年才出现的形式,而艺术的历史已经3万年了,展览在艺术史上只有1%的时间。”没有策展人,艺术依旧能“永生”;但是没有策展人,或许就少了那么些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少了艺术创作时的“旁观者清”。就像那些需要“保护”的“非遗传统手艺人”,没有这次展览,或许不会知道自己的这份手艺能有属于“当代”的裂变反应。

记者:您觉得在中国做展览与在世界其他地方做有什么不同?

成都当代艺术馆副馆长蓝庆伟认为,“与策展相比,观众预约、公众导览等环节似乎不在策展人以及展览策划的职责之内,但不断拓宽策展的外延逐渐成为评判策展人工作质量的标准,尤其是在这个技术手段多元的媒体时代。”在大众观众的口味越来越高的情况下,也对策展人提出新的要求。供职于关山月美术馆研究收藏部的丁澜翔就以曾经策划展览中关山月先生的《山村跃进图》为例,展览团队为了厘清作品的历史情况,下乡走访考察,得到详实的第一手资料,拍摄纪录片,通过展览呈现给观众。蓝庆伟认为,“观众不再满足参观时的视觉获取,而倾向于视觉、知识的同时体验……观众可以获取超越展品自身的横向与纵向关联知识的介绍,这是一种专业知识大众化的趋势。展览策展人对作品、展览负责,但这终将是需要观众参观的。”

陆蓉之: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因为每个地方的审美观不一样,操作方式不一样,喜欢的东西也不一样,所以很难有一套标准是四海都能用的。就整个中国来说,人很多,艺术家也多,多到展览根本做不完,每次做展览的时候都会认识新的艺术家。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形成万花筒似的展览,会把展览塞到爆。因为这里的艺术家太多,我希望给更多艺术家机会,所以我会弄这么多人参展的展览。

策展,恰到好处就行

记者:您觉得在北京策展,对策展人有什么挑战?

或许也因为知识大众化的趋势,除了当代艺术展外,传统艺术展、设计展都越来越需要策展人的介入,策展人的需求呈现出多元化。“传统书画因其形式较为单一,在展览时容易出现枯燥、表现手法陈旧甚至仓储式陈列等弊端。”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朱万章认为,“在当下语境中,观众的审美趣味多元化,适当增设传统书画的文化背景、文献资料、研究成果、场景制作及新媒体介入等,可有助于观摩与传播。”在他参与推广的“东方画艺——15至19世纪中韩日绘画展览”中,“国博讲堂”配合展览推出中、韩、日研究人员基于展品为基础的学术讲座,并结合新媒体的直播,达到5万人次的在线观看,这是展厅空间无法比拟的传播效果。

本文由3522.com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陆蓉之:“天才少年”话别策展场

关键词: 3522.com

上一篇:看“艺术史:40×40”勾划的当代艺术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