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当前位置:3522.com > 艺术 > 艺术困难症该怎么治疗?

艺术困难症该怎么治疗?

来源:http://www.4sports-uk.com 作者:3522.com 时间:2019-08-03 02:34

“艺术困难症”是病,也不是病。其症状可以放之四海,不少朋友可能伴随一生。

3522.com 1   西班牙 贝纳特·伊格莱希亚斯   《微妙的嘲讽(绿色头盔)》(彩色石膏) 3522.com 2 日本 杜多史子 《瓶中鲜花:东部旅行后》(版画) 3522.com 3 日本 杜多史子   《月亮 太阳》(油画) 3522.com 4 德国 艾斯尔 《无题》(油画) 3522.com 5 德国 布赫霍尔茨 《山涧》(油画) 3522.com 6 德国 布兰迪 《城市》(油画) 3522.com 7 墨西哥 埃莱拉 《斗士》(雕塑)

走进美术馆的展厅,哪怕艺术领域的从业者,面对琳琅满目的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新媒体等不同形式的艺术作品,也难免觉得眼花缭乱。就像庄子说的那样,“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每个人的知识储备都是从已知向未知蔓延的过程,更何况每个艺术家都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绝活儿,啥都让你一眼看透,那还成?对作品技巧、创作背景、作者风格等相关因素的了解,读者能把握的就是一个维度或某些维度,而很难用全知视角的立场进行通景式的解读。在这个意义上,不同程度的“艺术困难症”是绝对的,寻求理解和对话是相对的。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 金叶

造成“艺术困难症”的原因还可能来自于观众的心态。还没走进展厅呢,就急于暗示自己“看不懂怎么办?”艺术品就是给人看的,看懂与否也是一个充满弹性的量词。狭义的懂,只要知道作者姓名和作品名称、尺寸、年代,并对作品有一个简单的印象和判断,能简单描述就已经足够了。更复杂的懂,就算是专业人士也很难穷尽其妙。在这个意义上,不同程度的“艺术困难症”是普遍的,所谓的懂,有时候也许就是不懂装懂、自欺欺人。

  在刚刚闭幕的“艺术广东”上,和大多数国内画廊普遍迎合观众审美预期的艺术品有明显不同,几家具有 “国际范儿”的外国画廊带来的艺术品,无论架上绘画还是雕塑和装置,都呈现出一种有别于传统的、更加“当代”的艺术风貌,令人颇有耳目一新之感。偌大的展 厅里,不时会有好奇的观众游走而至,品鉴一番。但几位外国画廊的负责人均对记者表示,广州的潜在藏家们最喜欢问:“这个艺术家有名吗?他的作品这几年升值 幅度如何?”这个在国内藏家们看来再正常不过的发问,却时常令这些外国画廊主们感觉无言以对。

身份也会成为干扰因素,就像网络上讨论“如何证明你妈是你妈”那样,如何证明艺术家是艺术家、如何证明你是一个“懂艺术”的观众,这类问题也挺让人纠结。当你口水花喷喷地大谈艺术,之后问人家懂了没,人家一脸茫然的表情就是无声的答案。书画江湖上飘满了五颜六色的帽子,即便是“绿”帽子也不乏打捞者众,无外乎就是“身份”的观念在作怪,以为有了一个帽子就有了一切,完全不记得身上还穿着皇帝的新装。在这个意义上,不同程度的“艺术困难症”是现实的,容不得半点的虚假。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中西方不同的收藏理念,正在阻碍西方艺术品进入国门的脚步;但西方优秀艺术品凭借物美价廉的优势,逐渐走入国门的趋势,又似乎是无法阻挡的……

“人人都是艺术家”的说法,似乎不能成为“艺术困难症”的对症良药。既然这是一种通病,终究还是要有一些对策才好。以笔者的个人感受,至少有这样几种治疗模式可以尝试:

  热衷投资的中国藏家 买西方艺术品很危险

第一,“互联网 ”的治疗模式,有时间多上网,多加入艺术类的微信群,看看群友们都在谈论什么。哪怕自己目前还是大白,只要肯花时间,从一砖一瓦开始积累,把一点一滴的艺术知识存储起来,积少成多,渐渐入行。

  足以进入美术史的画家、严谨而低廉的价格……外国画廊引进的西方艺术品,岂不应该吸引国内的藏家趋之若鹜?现实却并非如此。

第二,从“游击战”到“阵地战”的治疗模式。先不要局限在艺术的某个领域,凭兴趣尽量拓宽眼界,不要急于给自己划圈,特别是不要用类似“我只喜欢油画”、“我只喜欢毕加索”等观念束缚自己。在视觉的意义上,即便是不同门类、不同风格的作品之间,也存在着很多相通之处。反复了解之后,再根据自己的情况稳定在某个领域,找到适合自己的空间。先打“游击战”,再打“阵地战”,才能看得准、占得稳。

3522.com,  一位主要关注近现代书画的藏家毫不讳言地告诉记者,他就对西方艺术品兴趣不大,就是喜欢写实的、好看的艺术品。“我买艺术品主要挂在办公室或者家里,我 宁愿挂山水画、花鸟画,也不想挂一幅不知所云的‘印象派’、‘抽象派’。以我收藏艺术品几十年得出的经验是,千万不要走太偏激的路线,否则想出手,变现是 很困难的。我们得考虑目前中国的国情,还是古典的、写实的、具有美感的艺术品喜欢的人更多,更有市场。”

第三,“去标签主义”的治疗模式。迷信标签,是缺乏独立思维的表现。艺术没有标准答案,张家长、李家短、赵家香,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不要被各种“标签”唬住了,尤其是跟风式的人云亦云、杜撰式的子虚乌有,甚至在商业利益前提下的虚假广告,往往是良莠不齐、真假难辨。在这个习惯于“作秀”的年代,艺术家如果不“作”一把,连他周围的朋友们都替他感到不好意思,很多人是不是有同感呢?

  此次“艺术广东”中另外一家来自美国纽约的画廊——听尘艺术空间掌门人李听尘也深深体会到了“与本土藏家的对接与沟通比较困难”的问题,“广州的人文特性是相对务实的。长期以来,人们对传统字画和工艺精品的文化价值和技术性有更深的认同感”。

第四,“口袋哲学”的治疗模式。有些行外的朋友调侃说,面对艺术品无外乎就是三部曲:(1)值钱否?(2)值多少钱?(3)怎样证明值多少钱?“艺术困难症”的难题是不思考,只要开始思考,哪怕想偏了、想远了,也还是可以调整的。艺术的最大特点就是,不管你从事哪个行业、有怎样的知识背景和现实动机,都不妨碍对艺术的爱。就像人们常说的,先有光,才可能知道什么是黑暗。对艺术而言,先有爱,才可能知道什么是困难。“艺术困难症”的最大克星倒不在于知识或其他,归根到底,在于爱。

  艾思科女士告诉记者,来参观的游客即便是对作品产生了兴趣,但是多半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这个画家有没有名气?他的作品这几年升值的幅度如何?”

  她对这样的问题挺“无语”,因为这是德国贝尔艺术空间第一次将这些艺术家介绍到中国,他们在中国必然是没有名气的。而且,虽然表现主义绘画在欧美的受众 群体还在,但必须承认它已经不代表时代发展的主流,是属于博物馆级别的东西,这些老艺术家的作品价位也基本固定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些作品足以抗通 胀,保值绝对没有问题,但不会有太大的升幅。”她说,但这样的回答难免令很多有投资预期的中国藏家深感失望。

  艾思科告诉记者,在西方,具有投资预期的藏家不到整个群体的百分之十。“大部分藏家对艺术品是一个欣赏的态度。买一件艺术作品,是买一种观念,一种知识,一种想法。西方藏家基本不会关心一件艺术品明天能卖多少钱。”她说。

  但这又和中国的国情完全不同。国内著名藏家朱绍良告诉记者,国内目前的收藏者,抱有不同程度“投资心态”的人群至少占到七成以上的比例。而对于这类收藏 者而言,西方艺术品的确不是一个好的品类。“我承认西方艺术品的表现更加平稳,泡沫不多。但我们中国人的血液里没有流淌西方艺术的‘基因’,我们在市场上 很难‘捡’到真正的精品,就像中国的油画家再怎么努力也很难超越西方一样。西方艺术品虽然没有泡沫,但也很难升值,不仅在中国,就是在西方变现都很困难。 西方人没有把艺术品炒来炒去的习惯,而我们的很多藏家不了解中西方在这方面的差异,把它们当成投资品,这是很危险的。”

  国内艺术新丁完胜国际大家?

  置身于“艺术广东”百花齐放的“大卖场”中,德国贝尔艺术中心策展人艾思科女士的心情有些复杂,“来之前,我对这里的情况有一些想象,但真实碰到的情况还是超越了‘想象’”,比如,写实性绘画占到的比重,比她以为的还要更大。

  “艺术有很多流派,喜欢哪种都没有问题,但像这种——”她用手指了指旁边某家专事代理写实绘画艺术品的画廊说,“我觉得照片就可以表述了,绘画如果还在这种纯技术上做努力,好像已经没有意义。”

  在艾思科看来,同场展示的逼真无比、如同照片一样的超写实作品“机关枪”,以及某位知名艺术家的大美女肖像,都属于“没有意义”的范畴。“这是西方艺术 家在 17、18世纪做的事情。而在当代,伦勃朗的传世油画就挂在博物馆的墙上,摄影、多媒材的方式层出不穷,怎么可能还有艺术家在做这方面的实践?”

  这是德国贝尔艺术中心第一次参加国内的艺术博览会。他们带来了10位艺术家的60件作品。考虑到国内的实际情况,他们在选择艺术家的标准上已经刻意“往 回退”了一下,重点选择了德国表现主义的作品。“因为我知道国内藏家比较重视技术性,所以就没敢挑选纯观念性的作品,德国表现主义一方面在艺术史上有很重 要的地位,同时还保留一定的技术性,可能会让国内的藏家更容易接受。” 艾思科女士说。但即便是这样的作品,依然在“艺术广东”的展览现场显得无比“当 代”,甚至有些鹤立鸡群。

本文由3522.com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术困难症该怎么治疗?

关键词: 35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