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当前位置:3522.com > 艺术 > 杜纪海:水彩画意象表现研究

杜纪海:水彩画意象表现研究

来源:http://www.4sports-uk.com 作者:3522.com 时间:2019-06-15 00:47

建立自我 走出“殖民”——我对水彩画的思考

建立自我 走出“殖民”

——我对水彩画的思考

高志华

东西方艺术在各自封闭的状态下发展到颠峰,二十世纪丌始了溶合、撞击的对话,留下了发展的轨迹和可借鉴的丰厚遗产,在新一轮的东艺西进,西潮东渐中开始了二十一世纪的篇章。诸艺术都在普遍寻求新的契机,思考新的发展,水彩画不当例外。

水彩画作为舶来画种,伴随殖民统治的硝烟,通过和平的方式,移民东方,进入中国。在拥有同样的水媒介,纸材料的水墨故乡找到了新的生存空I间。几代人的吸纳、消化、实验、探索、图新的历程,特别近二十年的迅猛发展,中国水彩把握住了历史机遇,在国内画坛逐渐改变着边缘地位。十分难忘,九届全国美展在南京召开的水彩画学术理论研讨会上,在我的发言间,中国水彩画的开山者之一百岁老人李剑晨先生乘坐轮椅来到会场的一幕。老人对画展的肯定,对后继有人的喜悦,对水彩发展的信心和期望,一位世纪老人从历史的视角发自内心的感叹,让后辈们得到鼓舞之后更增加了几分沉重。

应当说,中国水彩百年的沉淀,二十年的奋进,取得了承接历史,面向未来与世界平等面对的资力。以其自身的魅力,在华夏大地打动了广大爱好者和欣赏群。中华文化的广博深厚给水彩画的滋生发展提供了肥壤沃土,使水彩画成为植根中华民族艺林的一个门类。业已形成的宽松和谐,前所未有的学术环境;真诚不渝的探索者、层出不穷的人材储备:异军的接踵而至形成了势不可当的人和之气,使中国水彩界能够背负起捍卫民族精神,争取文化身份,面对历史构建未来新体系的使命。经过一个世纪的文化准备,到了思考构建自己家园,打造本土魂魄,建立当代语境的时候了。这是一项相当复杂艰巨的使命,需要所有水彩艺术家几代人的努力。

在进入新世纪的艺术思考中,中国水墨在受到了西方强势文化压倒一切之势的袭击,在国门再次开放进而引发的新一轮西化风潮面前,承受着考验,发生了笔墨是否为零的争论。这是中国本土艺术家面对西潮的思考。而水彩画同油画一样则是另一种角度,是本土艺术家接纳西艺,面对当代的思考。水墨的争论不只限于笔墨本身,从大的文化视觉考虑对当今中国水彩的发展也有着同样的意义。李小山曾对中国水墨有过“带着镣铐地跳舞”的比喻。水彩和水墨一样,创造的纯粹性在“洋人如何看待”“传统怎样对待”的思维模式中大扣折。东西方文化的二元对立,崇峰林立,让你无法逾越,不能自拔。因此贾方舟先生提出“我们必须逃离这座箍狱,站在超越东方——西方这个由来已久的恒定视点之上解放作为一个中国艺术家的主题精神和创造才能,若不然,我们不会有令人信服的作品,跨越图界,种族,文化与世界未来对话。”而在共同追求当代语境中,

中国水墨在民族化的本位上认真攀升使之东西方的观念交合而滋生发展。中国彩却是东方人接纳、吸收异土文化往东西方观念的撞击中确立自己的地位,是移植后的培育。中国水彩画家而对他山之石可否攻玉,能否反客为主的课题。面对国际一体化,和西方中心主义的侵袭,中国画家必须有清解的选择。

西方艺术大师德拉克罗瓦、摩罗、梵高、高更等在寻求与已不同的艺术来完善自己的艺术之路,有了东方灵感启示的成功范例,展示了东方语境的生命力和外延性。东西方文化交融创造出不少的异地吸收外来文化而形成的新的文化语境。俄罗斯引进欧洲油画从而形成具有民族精神以巡回画派为代表的俄罗斯油画:油画传至同本,转换成的崇尚禅宗精神的日本画。做为中国水彩画家更应看到中国水墨丰厚的传统植被优势,重视中国画没骨画法的历史存在与辉煌成就,研究其发展和外延的可能性,提出中国水彩的本土性,当代性、抛弃自卑心态的纠缠,在征服与被征服,坚守与开拓的茫然中冷静思辩,克服盲从,杜绝附庸,走出“殖民”。

黄铁山先生曾指出“中国水彩画家必须下苦工夫,努力正确的掌握西洋水彩画的技艺,同时有机的融会中国水墨画的技艺,创立有高度技艺水平和艺术感染力的中国水彩画,这应该说是中国水彩画的新兴之路。”从刚刚结束的首届水彩人物画展的评奖中,我更坚定了实现这个目标的信心。把水彩人物画做为中国水彩发展的突破口,是中国美协艺委会的良苦用心,得到水彩画家和国内众多油画家、国画家等的响应。从画家参与热情到作品反映出的学术趋向看,大有群雄逐鹿的气魄。尽管某些作品反映出某些不成熟,但中国水彩画家开始关注文化精神挖掘个性语言的脚步亦依稀可见。伴随经济的腾飞,中国文化的复兴势不可挡。一个民族在强大的时候,在有自信力的时候,在有消化力的时候,才有可能在文化特征差异的碰撞中在对立和融合中变得更强大。中国水彩画完全有可能在继续吸纳西方文化理念,溶汇东方文化精神中树立起具有重理念与神韵的中国品格。

我在转型以水彩为主攻的十年问,对水彩画进行了条理的分析和实践,在笔耕繁思之中,逐步明确了自我发展的基调,在曾一度沿用西方再现物象的法则,追随国内一时得宠的具象写实手法的行程中猛醒,发现自我创作情感的淡化和创作意识的消退,于是放弃了写实再现的手段,开发自我杂家之所长,开始沉浸在水彩画意象表现更高境界的追求。用现代东方人的视角审视西方绘画,开始了水墨与水彩的对话。在水彩中探求东方神韵存在的可能,在水墨中溶汇水彩要素的地位,索性打开西洋水彩画纸与中国宣纸的限制,打破水彩透明颜料与国画矿物颜料的限制,以色为墨,以墨为色,索取各自所长,开拓共同媒介“水”的潜能,发挥东方人对水有别西方认识优势,发挥东方人用水之妙,吸收西方用色之道,收中外大师对物象转换之观念,强化艺术“天人合一”的境界,追求形式美的现代语境,开拓地域风格和个性语言的锤炼,让自我神游于天地力一物之外,让笔墨技法与情绪和生命状态之中,写心中之象,写表意之象,追求“一日之道,皆极其妙”之精神,“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扮水墨与水彩的红娘,在亲合两者之中求其共性与特性,激发自我的心血潮涌,于是,笔下的水彩不再是物象再现,在水、色、笔、纸的交响中,在自由与限制、守规与无规中随波逐流,让心境放飞。水墨画在注重理性的墨色构建中有了色与墨的融合,在追求水彩本土气派的过程同时研究中国水墨画内在的外延力可包容性、可拓展性和未来发展可实践性,作为水彩画探索的实验,从而成就自己的艺术个性。

我这一时期的水彩有水墨的味道,水墨画有水彩的理念,炸正是苛意追求亲合二者的外露,关注本土文化,构建当代语境探索过程的开始。东西方艺术的巨大差异,给艺术家留下探索、寻求发展的广阔空间,中国艺术的博大精深为中国水彩画发展提供了丰厚的营养,中国水彩有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有能力在世界艺术之林中独树一帜。

高志华:辽宁盖州人,1949年出生,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水彩画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水彩人物画展评委、大连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1997年荣获大连市政府文艺最高奖《金苹果》奖,1998年被国务院评定为有突出贡献专家,1999年荣获辽宁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称号。

:一百六十多年前,从西方 “舶来”中国的水彩画,历经中国文化的“洗礼”与“融合”,其面貌已显现鲜明的中国文化艺术特征:澄怀观道、以物抒怀、笔墨情趣、意境悠远等,从而达到“心悟自然”、“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美学意境。水彩画家通过立意,把真景转化为心境,结合中国水墨画的笔意、神韵、情趣,使水彩画作品水色相融、透明流畅,富有诗情画意般的内涵。借物抒情是中国文化精神“移情”的表现手段之一,水彩画家用这种浪漫“内美”情怀去认识、表达自然,以达到自我升华的艺术境界。

基金项目:三明学院高等教育教学改革项目,文章发表于 2013年第3期《新疆艺术学院学报》。

:水彩画;意象;立意;中国文化;民族化

综上而述,水彩画创作的意象表现要相对消除西方传统的对景写生方法,应依托中国的国学、哲学、美学的理论思想,从民族文化艺术发展的世界性眼光去把脉水彩画意境创作的新途径,要兼容并蓄当代世界水彩艺术的前沿理论和先进技法,更重要的是在西方水彩画传统的技法上和中国山水画的基础上,达到“以心绘景,意境悠远”的中国式的具象与抽象相结合的富有诗情画意的水彩画境界。

水色交融,彩韵无穷。是水彩画家在水彩纸上表现出来的富有中国绘画思想的意象形态语言,也可以说是画家用媒介材料“物化”自我艺术意象情感表现的重要途径,以达到水彩意象审美的艺术形象。水与彩的融合、韵味、透明和水彩的干湿技法及水墨的没骨手法是构成中国水彩画家以物质材料转化水彩风景创作意象表现的核心部分。众所周知,中国水彩画的初期技法和观念源自于西方的水彩写实绘画,经过数百年中国文化思想和绘画艺术观念的洗礼,从移植、转化到深化,逐渐融入了中国文化的诗意性和水墨画的笔墨、情趣、意象等表现理念。以主观的学养融合自然的物象形态,讲究水彩艺术与自然的和谐统一,通过内在的人性情感创作出意象化的心灵图象。许多现当代的水彩画家对中国水彩画的表现技法与发展方向已做出了艰辛的探索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水与色的融合,要在西方水彩艺术中和中国前辈水彩画家的艺术成就基础上进行学习、探究,一是注重水彩画基本功的训练,认真掌握西方传统水彩画写实塑形的表现技巧,讲究形与色的相互关系,提高物象形态、色觉的总体观察力。英国19世纪,水彩写实技法已经非常高超,无论干湿、混色、叠色、罩色、渲染等都能表现出清新、流畅、透明、滋润之感,如透纳、康斯泰布尔等的水彩作品都是借鉴的最好范例。二是要认真研习中国画的勾、皴、点、染、干、湿、浓、淡、疏、密及用线、用墨、立意、神韵等表现手法。其目的是把西方写实的感性用笔、用色和中国绘画的主观理性用笔、用墨等揉合在一起,以达到画面的互补性和多样性,又侧重意象审美的艺术视觉效果。蒋跃先生的作品是水彩与水墨技法结合的浑然一体的典型风格样式,中国的神韵,西方的光影,洒脱的笔法,深刻的内涵无一不体现东西方艺术的融合。他的水彩画代表作《蓝色时光》、《渔汛》、《海风》、《红肚兜》、《寻梦》等,均有中国诗意化的内涵,他在水彩画的技法表现中融入了大量的中国画的写意元素,拓展了水彩艺术语言的民族性。他写道:“中国人在接受西方水彩画种的同时,就以自身民族的传统审美意识加以改造,有意无意间完成了其形态的转换和吸收,与中国文化的整体语境相合拍,形成了具有中国民族风范的水彩画面貌,”〔2〕画家作品的意象图式正是心灵深处中国文化精神的完美再现。把客观科学观察色彩的方法和中国水墨画的笔墨、意象、神韵等有机融合,重点要表现出水彩风景画的水色、滋润、明快、流畅、淋漓等的特有效果,方可成为技法“兼容”的统一体。水与色的交融,隐约流露出画家主观与客观、写实与写意、笔法与情趣、虚与实、干与湿的修养和境界。水色交融画法的表现可用水墨画的技法画山、画水、画云、勾树等,也可以西画的色彩关系渲染画面远近总体的空间层次。水和色的自然交融、彩与韵的和谐统一,是体现画家画面空濛、滋润、 流畅、 轻快、 透明、 清新的最直接的心灵写照。水彩画技法的特殊性也为画家的意象表现添韵加彩,“如果是不同色相的湿薄涂,一方面由于颜色的混合产生出新的色相;另一方面,湿底上的颜色会和后来加上去的湿颜色发生混合与渗化……水带动颜色的流动,产生意想不到的美妙肌理。”〔3〕水在水彩技法中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创作“核动力”,水赋予表现物象清新、滋润的艺术感,色为表达物象和谐、明丽的整体感,准确合理地把握水性和彩性的相融关系,方能获得心灵佳境缤纷的色彩及无穷的韵味。

二、水色交融、彩韵无穷

一、意在笔先,境由心生

[4][5]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058-063.

借物抒情是中国文化精神“移情”含蓄的表现手段之一,是“艺术意境的创构,是客观景物作我主观情思的象征”。〔4〕进而到达人的心灵活动最高形式——意境美。“艺术境界主于美”不是机械描摹照搬,“须凭胸臆的创构,才能把握全景”。〔5〕中国水彩画风景意象创作正是画家借“中”补“西”至“寓物寄情”的一种富有中国文化浪漫情调的特殊形式,它传递了画家对自然山水“天人合一”、“澄怀观道”的境界追求,并以水彩材料媒介展现笔端,直抒胸中之意,以达到共性、个性并存、超然的艺术思想寄托。意境是水彩作品中呈现的情景交融、韵味深远的特殊的、主客观融为一体的高级意识形态。主观“意”中的情与理,客观“境”里的形与神,是画家认识自然,表达自然,实现自我并转化为主客观情与景高度统一的艺术境界。近代美学家王国维指出“意”在艺术表现中的重要性,提倡艺术表达的“内美”和“有我之境”“造境”“写境”〔6〕的审美标准。在柳新生先生的《白马系列》、《冬之恋系列》、《山村系列》作品中,大写意的风格语言在水彩中运用的是直抒胸怀,潇洒自如,遒劲有力。意象的水彩语言恰恰传递了画家的意境情怀,他以人生的历练和对自然的感悟表现出了心中梦幻般的的“艺术净地”。每幅画面气韵生动,开合有度,水色相融,意趣无尽。真可谓“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中西交融”“似与不似”“自然心悟”是他几十年对水彩风景创作意境追求的精神目标。而画家丁寺钟先生是一位激情满怀,挥笔潇洒,成竹在胸,借物抒情、一气呵成的另一类大写意的意象水彩画家。他的《荷花系列》、《皖南村景》等均显示了他把中西艺术结合的完美无暇。他的作品水色饱满,意深笔简、挥洒自如意象的精湛表达,体现了他对自然认知的超然情境。他把自然的物象与中国独特的审美意象和谐统一,形成了水彩画意象造型上以简胜繁,注重神韵的新的视觉形态。美术理论家邵大箴评论:“丁寺钟的水彩画在意象之间,为什么是意象之间呢?就是意和象,象就是比较形象,意这个东西是内在的东西。所以他的水彩画强调意象。这个意象不仅是具象和抽象之间,还有意在,外国的艺术也强调意,但是在中国更强调意象,强调意境,我觉得这个特点很鲜明。意象当中不一定是抽象的东西,具象的东西也可以达到一种意象的境界,是一种意象,而不是一种具象,但是更多的是精神上,不是形象上的写实不写实。所以他的画,都给人一种提示,一种联想,这点是很重要的。”〔7〕王镛先生说:“丁寺钟先生的水彩画中国味很浓,他把传统跟水墨融合在了一起。丁寺钟可以说是创造了现代水彩画的一个新样式。”“再有就是现在很多的水彩画都向油画靠拢,而丁寺钟的画是向水墨靠拢,向什么靠拢,是好还是不好很难讲。但是至少可以看出画家有意识地来借鉴中国传统艺术的精神符号,或者是一些诗意的东西,因为中国的传统山水画、花鸟画特别强调意境,他的水彩画就有这种东西,所以让人感到很有诗意。”〔8〕观丁寺钟先生的水彩画给人以有情、、有韵、有境的幻觉意境美。在中国当代水彩画的发展中,“一是在继承英国水彩画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拓展与创新;二是吸收中华艺术的精华,在创作的作品中有较强的民族历史文化意识和中国水墨画的表现形式。”〔9〕水彩画意象表现研究的本质是把中国文化艺术的民族精神融入其中,创作出水彩语境下的中国审美标准。当今,众多的水彩画家在水彩画意象创作中,都寻觅到了意境表达,借物抒怀的民族审美途径。

如果以鸦片战争后欧洲基督教徒在上海创办“土山湾画馆”传授水彩画为起点,水彩画“舶来”中国至今大约有一百六十多年历史。

西方水彩画创作讲究构思、构图;中国水彩画意象创作注重立意、布局,两者本意相同,但实质不一样。前者偏重于对实景描绘的组织归纳,也赋予画面一定的含义;后者是传承了中国民族文化精神的历史脉络而确立的水彩画创作的一个重要标准,着重体现中国艺术的“意象思维”,即把真景转化为心中之境,是表意性的而非写实性的,是理想的、美好的,并含有诸多的寓意。“意象思维”水彩创作是民族文化长期对画家潜移默化耳濡目染的结果,是画家从骨子里就隐现的一种民族文化情结。因此,当代中国水彩画创作,是在民族艺术与外来艺术反复冲撞的情境中产生的以民族文化为主,外来文化为辅的艺术创作理念,这种民族艺术的创作理念是支配水彩画家创作艺术走向国际化的必定条件。中国的水彩画家在得天独厚的民族文化滋养下,灵魂深处均具备了意象艺术表现的特质。“意”是水彩艺术创作的独特思维模式,它离不开社会、政治、经济和地域的特定条件。从具体讲,意在笔先,是画家在充分了解了中国画的“立意”思维后,把要表现的客观物象的形态、结构,以“凝神静思”,融会贯通本民族的文学、哲学、美学和画理等诸多学养,再转化为主观的境象,做到胸有成竹,一挥而就。基于这点,中国当代水彩画风景意象创作,逐渐借鉴、融合了中国画创作的思维方法,以“搜尽奇峰打草稿”的态度,从不同角度观察自然山水、风土人情等的形态特征,而后汇集总体意象情境,作出许多不同的“臆图”,以达到立意和表现的统一性,再现出心中形、色、韵、意的美好意象图境。当代中国水彩画家们以文人画表现意境的审美方式尽情抒发心意,借西方的绘画材料舒展东方人的含蓄。“文以达吾心,画以适吾意”这种诗画艺术境界在水彩画家的笔下流露出借物移情、畅快人生的美好情怀。在许多当代水彩画家的作品中均能感受到王维的“笔纵潜思,参与造化”的诗画意境,以及佛禅的空寂。柳新生先生的水彩画创作始终以立意在先,寻新求变。积极主张画趣意味,反对西方客观反映对象以及西式传统的水彩画技法。他的水彩作品《白马系列》、《白桦系列》、《山村系列》、《冬之恋系列》等,以大写意的风格语言直抒胸臆,有效地表现了中国水墨画的意境精神,又保留了西方水彩艺术写实色彩的特点。“我在现实与想象之间游荡,在东方与西方之间呼吸,在有意与无意之间歌唱”。他的思想说明了他始终是把中国文化植入西方水彩画艺术的实践者。画家李剑晨评价道:“柳新生的水彩画是具有独特中国风格的‘中国特点的水彩’”。他首先以中国画的观察方法考虑画面的立意,而后把水墨用笔、用墨及留白的技法运用到水彩画的湿画法中去,尽情展现大写意的超然境界。中国文化修养和鲜明的个性决定了柳先生水彩写意抒情风格,从他的水彩写意中能鲜明的体察到中国传统的绘画精神。水彩画家黄铁山的作品,以写实表现手法表现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静谧、和谐,但细心品读不难看出画家在画面立意中流露出的传统的意境与追求。他说道:“水彩画的魅力,在于真实和真诚,只有完美地表现了作者对自然、对生活真情实意,才能引起观众的共鸣”。他用水彩朴实的绘画语言,描绘具有中国诗意般的乡情。他的《金色伴晚秋》、《故乡秋趣》、《潇湘四季》、《春江水暖》、《草原之晨》、《草原余晖》、《风雨欲来》、《拉萨大昭寺》、《湘西山村》、《夕晖》、《暮归》、《渔舟晚秋》、及《空山鸟语》等代表作,充分体现了画家对故乡的美好眷恋,并以水彩的基本表现元素,描绘了一幅幅有中国文化意境的画面。他用真诚创作,以中国文化精神为依托,表达出了中西文化相结合,富有诗情画意的优美画卷。

本文由3522.com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杜纪海:水彩画意象表现研究

关键词: 35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