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详情

当前位置:3522.com > 军事详情 > 歼-7之父屠基达:研制歼-7M奠定枭龙战机成功35

歼-7之父屠基达:研制歼-7M奠定枭龙战机成功35

来源:http://www.4sports-uk.com 作者:3522.com 时间:2019-07-04 20:14

3522.com 1 屠基达

3522.com 2 装备中国空军的歼-7I战斗机(资料图)

  屠基达(1927年12月11日—),飞机设计专家,浙江省绍兴市人。1951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成都飞机工业公司高级工程师,曾任总工程师、飞机总设计师,现任高级顾问、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

3522.com 3 “歼7之父”屠基达,一生成功设计5种飞机。

  屠基达长期在第一线从事飞机设计技术工作,做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和填补国内空白的工程技术工作。1957年独创性地设计成功国内首架两侧进气下单翼传力的机身结构,此后,出色完成初教6国内首创小飞机全铝合金半硬壳结构设计。成功主持我国第一次飞机测绘设计。主持我国第一项与西方军工合作,成功引进英国航空电子设备改装歼击机并使我国军用飞机进入国际市场。

  2011年2月16日,成都的天空异常阴霾,中国航空工业界的一颗巨星陨落。他就是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航工业成飞公司高级顾问、著名飞机设计师屠基达。因肺衰竭抢救无效,屠基达于2月16日11时05分在深圳市第六人民医院逝世,享年84岁。昨日上午,屠基达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深圳举行。

  屠基达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网站)

  作为新中国航空工业自主发展的先驱,屠基达一生中参与了15种飞机的修理、仿制、自行设计和改进改型工作,成功设计了初教6、歼5甲、歼教5、歼7Ⅱ、歼7M等5种飞机。没有屠基达等前辈的努力奋斗,枭龙飞机的前身超七早就夭折了,也就没有今天的枭龙。屠基达的名字,总能勾起人们对新中国航空工业的历史记忆。

  1927年,屠基达出生于浙江省绍兴市一个平民家庭。10岁那年,抗日战争爆发,日本飞机轰炸了绍兴城,五年级小学生屠基达目睹了这次毫无抵抗的轰炸。“我们怎么没有飞机呀?怎么没人反击呢?”幼小的心灵被深深刺痛,由此产生了要学航空、造飞机,靠国防来救国的思想。

  立志航空报国1年9个月设计出歼教1

  杭州被日本人占领后,屠基达和哥哥跟随母亲,经宁波逃到上海租界。后报考了上海交通大学航空系、北平清华大学电机系和杭州浙江大学化工系。结果,三所大学都录取了他,最终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上海交大航空系。四年交大的求学,决定了屠基达一辈子的事业和为人。

  1927年12月11日,屠基达出生于浙江省绍兴市。幼年的他,目睹日本飞机在中国天空“大摇大摆”地飞过。这“永生难忘的”记忆,决定了屠基达立志投身航空事业来救国的理想。1946年,屠基达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航空系,1951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哈尔滨飞机厂工作。

  屠基达的毕业设计是设计一个完整的飞机,并设计一个机体部件,完全是按照一个总工程师的目标来培养学生的,这为日后屠基达的飞机设计和研制上的成就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1956年,在飞机设计领域开始崭露头角的屠基达被指名调往沈阳飞机厂飞机设计室,担任机身组组长。他承担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喷气式教练机歼教1机身的设计,仅仅1年9个月的时间,1958年7月26日,歼教1首飞成功。

  新中国飞机设计初创者

  而立之年出彩72天初教6从纸上飞天

  1951年,屠基达大学毕业时,正好航空工业局在沈阳成立,于是他便成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届国家分配到哈尔滨飞机厂技术科的大学生,有幸成了行业的“元老”。

  作为飞行事业的摇篮机初教6,被每一个中国飞行员所熟悉。屠基达就是初教6的设计师。1958年初,屠基达和林家骅受命担任初教6飞机主管设计师。在保证飞机强度的前提下,屠基达提出了“为减轻每克重量而奋斗”。初教6从设计第一张工作图纸到第一架原型机上天,总共只用了72天。1979年初教6作为新中国第一个自行设计成功并投入生产的第一个机种,获得国家质量金奖,现已生产交付了2000多架。

  初创时期的航空工业,主要任务是修理朝鲜战场上受损的飞机。令屠基达终身难忘的是,他发的设计图,曾出过两次废品。这对初出茅庐的屠基达形成了巨大的压力,他接受教训踏下心来向老设计人员学习,在实践中摸索,除掉了以往身上的自满和浮躁,业务上进步很快。

  1960年举家入川设计出“成飞发家机”

  在哈尔滨的5年,屠基达参与了从飞行到特设、仪表的所有修理设计,渐渐地把从书本上学习到的基础知识转化为与实际相结合的经验。由于工作成绩突出,1954年5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工厂推荐当选为哈尔滨市的劳动模范。不久,28岁的屠基达便被任命为厂设计科科长。1955年下半年,伊尔-28喷气式轰炸机开始试修,屠基达主持了复制和消化全套该机图纸,一年后试修成功。

  1960年,因搞导弹,屠基达被调入正在建设中的成都飞机厂,后担任全天候歼击机歼5甲飞机主任设计师。

  1956年初,党中央发出“向科学进军”的号召,航空工业局决定在沈阳飞机厂建立飞机设计室,开始自行设计飞机,在飞机设计领域开始崭露头角的屠基达于1956年底被指名调往飞机设计室,担任机身组组长。

  歼5甲没有设计图纸和技术资料,只有两架实物飞机以及全套歼5图纸和工装。在三年困难时期,屠基达率领一批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设计队伍艰苦奋斗。1964年11月11日,国内第一个测绘设计的飞机歼5甲首飞上天。时任三机部部长的孙志远曾高兴地赞誉:“歼5甲是成都飞机厂的发家机。”

  最初从各地抽调到沈阳飞机厂飞机设计室的技术人员有90多人,分为12个专业组。除了室主任徐舜寿、副主任黄志千等为数极少的几位老工程师外,整个设计集体平均年龄只有22岁。设计的第一架飞机是喷气式教练机歼教l,它以刚刚仿制成功的歼5飞机(米格-17)为原准机,但歼5为正面进气,歼教1改成了两侧进气的布局;歼5为中单翼,歼教1改为下单翼结构,机身主受力框不一样,无法参考。屠基达除组织和指导整个机身的结构设计外,亲自动手设计无参考凭借的机头和特设舱方案,实践证明这些创新都是成功的。歼教l飞机从1956年10月开始方案设计,到1958年7月26日首飞成功,仅1年9个月的时间。从修理到仿制、到自行设计,几年功夫,连跨三步,屠基达深感生逢其时。

  最终,歼教5以它良好稳定的性能,连续生产20多年,共生产了1000多架,至今已培养15000余名飞行学员,成为我国航校的主要教练机和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首用表演机,并出口援外10多个国家。

  而立之年的骄傲:自行设计初教6

  晋级“歼七之父”改进“跑得快的近视眼”

  当歼教1完成了打样阶段并进入工作图设计的时候,航空局决定,开始初教6飞机的总体设计。1958年初春,领导正式宣布,由屠基达和林家华担任初教6主管设计师。

  “歼7是跑得快的近视眼。”这句早期歼7飞机的飞行员的戏言,曾是“歼7”长达几十年的顽疾。1969年末,歼7改型任务由沈阳转交给了成都飞机厂,屠基达再次挂帅上阵。

  初教6的机体采用前三点式、金属薄蒙皮半硬壳结构。而正在南昌飞机厂生产的初教5,仿制的是苏联雅克-18机型,采用的是钢骨架承力和外罩蒙布的结构,又是后三点式。因此,初教6机身、机器以及前三点起落架都没有原准机,在保证飞机强度的前提下,减轻结构重量成为设计工作最突出的矛盾。屠基达带领设计室的同志们,提出了“为减轻每克重量而奋斗”的口号,设计工作一开始就做到了精打细算。

  改进的歼7Ⅰ型飞机在1973年试制成功,1975年4月设计定型。屠基达又主持了含救生系统大改的歼7Ⅱ型飞机,改进后的救生装置在国内外使用过程中,多次弹射救生均获成功。歼7从I型、II型到通过出口发展到M型,前后共达30多项改进,创新色彩日渐突出。

  不久,航空工业局决定初教6改在南昌飞机厂试制,屠基达和林家驿带领20多人于1958年夏天到了南昌飞机厂,与该机技术人员一起进行歼教6的设计研制工作。1958年8月27日,全身喷着红漆,中间有一条闪电图案的第一架初教6飞机,平稳地飞上了蓝天。

  从1987年起,集歼7所有改进成果之大成的歼7M,又开创了向其他几个国家改型出口的途径,成为我国唯一在国际军机市场上具有竞争力的飞机。历史将屠基达的名字永远和歼7系列飞机的改进改型联系在一起,这位“歼七之父”被永远地写进了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史册。

  好事多磨。飞机在试飞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最主要的是发动机性能不好,与其配套的螺旋桨不能变距,造成很多机动动作无法完成。后换装苏制发动机,修改机头设计,排除飞行中出现的四大故障,终于达到了设计要求,1961年,经国家军工产品定型委员会批准投入成批生产,并连续生产30多年共计2000多架,成了中国飞行员飞行事业的摇蓝。1980年,初教6作为新中国第一个成功的自行设计飞机,获得国家金质奖。

  他一生坚守自己的理想

  20多年后,身为成都飞机发展中心副主任的屠基达,与来访的泰国某基地空军司令有一段对话——

  今年春节前,屠基达还在成飞公司工作。没有想到赴深圳与家人过年的一别,一次意外的跌倒,对于成都的同事和好友,竟成了永别。屠基达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和蔼乐观的生活状态,深深影响着中航工业一代又一代的职工。

  “屠先生,您认为您这一辈子最感骄傲的事是什么?”

  翻开屠基达亲自编写的飞行设计记事文集《难得几次飞》,首页一行小诗映入眼帘:人世稀能百,难得几次飞,岂能不敬业,风雨并言微。

  “……我最感骄傲的是我而立之年即30岁时主持设计成功了一种初级教练机,这种飞机,不仅现在还在服役,而且还在生产。”

  “我与屠老之间的"三课之缘",让我们青年航空人将其奉为"一生之师"。”成飞公司技术中心总体主管设计师张小波回忆说,屠老在与大家一起散步途中说过的话让自己终身难忘:“设计师笔下有黄金,也有人命,每一个小错误的代价都可能损失成千上万的国家资金,甚至是飞行员宝贵的生命。因此,每一个飞机工程师都应该深刻理解并践行"按费用设计飞机"的理念。干技术,就应该耐得住寂寞,要沉下去,坚守自己的理想。”

本文由3522.com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歼-7之父屠基达:研制歼-7M奠定枭龙战机成功35

关键词: 35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