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3522.com > 国际新闻 > 大卫

大卫

来源:http://www.4sports-uk.com 作者:3522.com 时间:2020-01-18 16:17

3522.com 1大卫·鲍伊在多伦多 丹尼斯·奥雷根 摄

3522.com 2

英国摄影师丹尼斯·奥雷根(Denis O’Regan)曾在9个月时间里与传奇摇滚歌手大卫·鲍伊形影不离,为鲍伊拍下了一组快乐而又放松的照片,之前从未公开展示过。

BBC的纪录片《大卫·鲍伊:最后五年》,揭露了大卫最后专辑的制作幕后

这些照片都拍自1983年,那年鲍伊为了宣传专辑《让我们舞蹈》进行了一场名为“严肃月光”的巡回演唱会。在这期间,奥雷根是唯一的官方摄影师,他回忆道:“鲍伊那时开始在1万人的场合表演,然后是在5、6万人面前演唱,他已经成为了超级明星。他非常享受这种生活,一切都顺风顺水,评论界也是一片赞誉之声,专辑大卖,他当时非常开心。那一年他在15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将近100场演出,从布鲁塞尔开始,在香港结束。那是他职业生涯中历史最长也是最成功的巡回演唱会。”

大卫·鲍伊对于流行文化的影响是相当独特的,他的形象创造和变革更拥有跨时代魅力。在他逝世一周年之际,一部BBC的最新纪录片,又让我们对他低调又高产的最后五年有了更多了解。外界普遍认为,他的最后一张专辑《Blackstar》是他自知大限将至,留给歌迷们的“临别礼物”。原来他也是直到去世前3个月,才被告知病魔已无法战胜。

奥雷根当时告诉鲍伊自己是看了他的演唱会之后才决定成为摄影师的,不过据他回忆:“鲍伊不太擅长赞美人,对于我的说法,他只是说:‘你可能明天晚上会跟其他人说同样的话。’”

BBC的纪录片《大卫·鲍伊:最后五年》,于鲍伊的70岁诞辰前一晚播出,片中最令人瞩目的,就是揭露了大卫最后专辑的制作幕后。就在拍摄他拍摄生前的最后一支MV《Lazarus》期间,被告知即将终止治疗。去年1月10日,在他于69岁生日推出自己的第25张录音室专辑《Blackstar》后两天,大卫·鲍伊去世,这时外界才悉知他隐瞒已久的病情。

这些照片将在2018年5月由月光图书公司发行限量版画册,随书一起出版的还有手写的诗句、门票、唱片名,另外还有3张限量版大海报等。限量2000册,每本重15公斤,售价3000美元。

“告别MV”的创意背后

奥雷根表示,能够以这样的规格出版这些照片一直都是自己的梦想,而且这些照片是鲍伊认可并参与挑选的。鲍伊本来要为这些画册签名的,但他于去年1月不幸去世了。鲍伊和奥雷根从近两万张照片中挑选出了想要收录在书中的照片。奥雷根说:“很明显,我知道鲍伊喜欢哪些照片,哪些照片是他认可的,我们的观点基本上取得了一致。”

2013年BBC曾播放纪录片《大卫·鲍伊:五年》,记录他在1971~1983年最具标志意义的五个年份;这部新纪录片《大卫·鲍伊:最后五年》,则是聚焦他在2011~2015年的创作故事。导演弗兰西斯·惠特利重点介绍了大卫·鲍伊三部重要作品,包括2013年的专辑《The Next Day》,他的首部音乐剧《Lazarus》以及发表于2016年初的最后一张专辑《Blackstar》,公开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奥雷根也有着非常成功的职业生涯,他作为官方摄影师拍摄过的乐队都是享誉当今乐坛的,包括滚石乐队、平克·弗洛伊德乐队以及杜兰杜兰乐队等。

3522.com,去年在鲍伊去世前3天,他推出最后单曲《Lazarus》的MV,蒙着双眼的大卫·鲍伊躺在病床上,唱到“抬头望这儿,我在天堂”,这一片段在他去世后被赋予了更深层次的解读。不过MV导演乔韩·瑞克在纪录片中透露,他们最初的创意与大卫的病情无关。瑞克说,MV的创意源自《拉撒路》的故事本身(圣经中的人物拉撒路因为耶稣的能力而复活),“我对他说,既然这首歌起名‘拉撒路’,你就应该躺在床上……这跟他当时的病情并无联系。一周之后,当我们在拍摄MV时,他才被告知即将终止治疗,病魔战胜了他”。

本文转自中国摄影报,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音乐剧《Lazarus》也是纪录片中表现的重点。制作一部音乐剧是鲍伊长久以来的一个梦想,音乐剧导演伊凡·范·霍夫在片中透露,早在排练之初,鲍伊就透过网络视频告知他可能不能出现在排练现场,因为他已经身患重病,不过在此期间,他一直都在跟进彩排。2015年年底音乐剧首演当晚,鲍伊尽管看起来有些虚弱,但仍坚持到最后,在后台时,他更开心表示要做一出续集。音乐剧主演迈克尔·C·豪尔回忆,鲍伊对音乐剧相当满意,“我还记得在首演之后,大卫在拥抱与微笑之外,还对我说,‘我觉得今晚非常棒,你觉得呢’。”

生前工作强度超越以往

纪录片导演惠特利表示,除了1970年代在创作《Ziggy Stardust》《Hunky Dory》《Aladdin Sane》时期外,生命中的最后五年是鲍伊工作最为投入的另一个时期。“他经常是白天到录音室工作,晚上去看音乐剧彩排,或者反过来两头跑,实在是相当繁重的工作量……我想外界可能期待我说,他当时已病入膏肓,但仍坚持到录音室工作,但事实上他看起来并不是那样,《Blackstar》的乐队里甚至有人也不知道他的病情。即便知道他在生病接受治疗,但从外表你也看不出这对他有什么影响。”也许正是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才这么投入工作?惠特利说:“我们不确定是否如此。”

本文由3522.com发布于国际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卫

关键词: 3522.com